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皇朝风云之弘云录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收复之战(上)(作者:凰汉)
皇朝风云之弘云

《皇朝风云之弘云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收复之战(上)

    正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让吕望做梦也想不到的是,他朝思暮想的事竟然成了真,皇帝在诏书上确实言辞叱责了他的失职,然而最后却依然让他代理上将军之职,奉命讨伐叛军。

    听到宣旨内侍念出来的时候,他几乎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时候他真有一种被理解的感觉,原本他并不认识皇帝,他只奉行“军人不谈政治”的原则做好这个上将军,之前若跟他说什么皇权、搬出皇帝来,他只会无所谓的耸耸肩。

    而现在,他对皇帝充满了感激,突然发现有一个这样的君主实在有幸,皇帝的信任让他下定了要扫灭叛军的决心,至于后来说的若是他再败,就夺职下狱的话他全一笑了之,并信誓旦旦的向宣旨内侍保证道“请公公回去禀告陛下,倘若此战再败,不用陛下下旨,末将即刻自裁谢罪!”

    只是他并不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真正信任他的人不是皇帝而是霍云。霍云这一招既让吕望下定了平定叛乱的决心,又让他对皇帝感恩戴德,今后势必以死效忠,正所谓一石二鸟。

    虽然下令让左武威卫负责平定佑州叛乱,但朝廷并没有给他们补充兵员,只提供了所需要的粮草和武器等,朝廷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他们以现有的五万兵力前去平定,吕望自觉有罪,没有伸手向朝廷讨要更多,反而以更多精力投入到了军队的重整上,没日没夜的进行工作,用了几天功夫就完成了军队的重整。

    在离开信州前,吕望召开了一次左武威卫的出征誓师大会,他深刻的反思了自己所犯下的错误,用真挚朴实的话语激励着在场的士兵们,并承诺道“将士们,我吕望在此誓约,我定会率领你们夺回属于我们的荣耀,让左武威卫的这面大旗再度飘扬在战场上!愿胜利与我们同在!”他紧握战刀的手重重的敲击在了右胸上。

    紧接着,他高举起战刀,仰天大吼“光复伦州!左武威卫必胜!”

    “光复伦州!左武威卫必胜!!”一众将领跟着举刀高吼。

    “光复伦州!左武威卫必胜!!!”五万左武威卫齐声吼叫……

    三月十八日,左武威卫全军自信州出发,打着“光复伦州”的旗号浩浩荡荡的向着伦州进发,而此时的伦州城中也得到了消息,李永琰知道一旦重整完成后左武威卫的战力,因此他不敢怠慢,立即调来了佑州的一万五千兵马,会同伦州的两万兵马以应对左武威卫的进攻,他们在伦州严阵以待。

    当天晚上,左武威卫抵达伦州城下随即围城,李永琰和他手下的士兵们都以为进攻即将开始,全都把神经绷紧了,然而让他们搞不明白的是,一天过去了,左武威卫却只围而不攻,从城墙上远远望去,那阵势好像是要攻城,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为了搞清楚左武威卫有什么目的,李永琰派出了一支两千人的队伍趁夜去探左武威卫军营的虚实,不料左武威卫早有准备,右军主将邢泰率军在路上伏击,这两千人几乎全军覆没。

    此后李永琰不敢再前去试探,他现在有些担心,左武威卫作势攻取伦州是假,暗地袭取佑州是真,那里现在可只有不到五千兵马,若是失陷,伦州将会自身难保,可是,若真的要派军队绕过伦州,那么不可能不被发现,这两地之间通行的道路都没有任何隐蔽性。

    可是,李永琰却忽略了一条路,就是那天苍梧山中的隐蔽小道,佑州军正是从那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左武威卫的军营前,他恐怕以为这条路真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其实,自那场袭击发生之后吕望便注意到了,他也想到,从佑州派出的兵马不可能瞒得过伦州,那么为什么左武威卫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原因很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伦州与佑州之间还存在一条隐蔽的道路。

    经过他几次三番的亲自巡视苍梧山,终于发现了那条隐藏在密林中的小道,于是他决定炮制一次李永琰率军偷袭左武威卫的战役,他故意让军队打出收复伦州的旗帜,让李永琰相信,他们的目标是伦州而从佑州调来大批兵马。

    佑州是李永琰根基所在,也是佑州军的家乡,占领了那里对佑州军的打击之大可想而知。

    于是,吕望亲率八千士兵穿越那条小道,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了佑州城下,守城的士兵猛然发现左武威卫凭空出现大吃了一惊,还没来得及敲响警钟,进攻便开始了!

    在大量精锐被调走之后,佑州城中的士兵大部分都是老弱之士,左武威卫进攻猛烈,他们早已没有了抵抗意志,索性就开门投降了,整场战斗进行了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佑州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吕望收复了。

    佑州之战成为了平定李永琰叛乱的转折,进城之后,有少部分差不多百余名对李永琰忠诚的士兵向伦州方向奔逃,吕望阻止了要去追击的部下们,还下令让伦州城外的士兵将这百余人放进伦州,他就是要让伦州城中的李永琰和佑州军知道,佑州已经被左武威卫攻破了,他们的一家老少都在左武威卫的控制之下!

    伦州城外得到命令的左武威卫看似疏漏的将这百余名残兵放了进去,从这些残兵口中得知佑州失陷的李永琰眼前一黑差点跌倒在地,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对李永琰最忠诚的兵马就是他经营多年的佑州军,而吕望这一招无异于釜底抽薪。

    佑州失陷的事很快便在佑州军中传开,士兵们方寸大乱,争相恐后的向那些残兵追问他们的家人怎么样了,越来越多的士兵向李永琰请命,要从伦州突围返回佑州。

    吕望留下五千士兵驻守佑州后,即率剩下的兵马回到了伦州,他要亲自指挥收复伦州的战役。

    此战他所依仗的除了手中的四万多兵马以外,还有城中的伦州军,伦州军并不是真心依附李永琰的,只是他们现在缺少领导人,被李永琰的佑州军强压着,不过在佑州失陷的消息传来之后,伦州军开始蠢蠢欲动,同时他们也有了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

    只是这个领导人并不是一个将领,也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子,姓尚,名心月,她是伦州大都督尚师德的女儿,尚师德因不肯归附李永琰而遭杀害,为绝后患,李永琰又灭了尚家满门,只有尚心月机智逃脱,对李永琰她心里充满了仇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