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类型 > 天下第一千金大小姐 > 第181章 岁月不掩真相(作者:钱DD)
天下第一千金大

《天下第一千金大小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81章 岁月不掩真相

    这天大太太富小尔下了拜贴邀请繁花。繁花自是欣然一同前往,水中月的案子重启了。

    能吃能喝能拉撒但是神智不清,四肢无力不能行动的活死人,繁花还是第一次瞧见,可是又稀罕又害怕。

    富小尔贴着繁花的耳朵嘀咕,“要是发现了什么禁药,献给娘娘也算是立一功吧!”

    “那是必须啊!长兴少爷名字和人不符,这宅子可是里里外外都透着破败的寒气!”繁花打量眼前的院子。

    “到时候在娘娘跟前美言几句啊!”

    “嗯嗯嗯”繁花手帕子掩面,富长兴的院子没几个下人不说,连花草都是枯的,随处可见破败相。

    “富长兴有一个儿子,不过不住这里……”

    “吓!儿子也是可怜了!”

    “可怜什么,他娘可是富家嫡女”富小尔的表情有些微妙。繁花心里暗笑,对了,这大太太只是庶女。

    “进去搜,所有柜子都不能漏掉!”大太太下令。

    繁花站的远远瞧富长兴,白白的跟泡发的馒头一样,毛发稀疏,大白天看着都觉得渗人,“这么活着还不如死了呢……”

    “活着能喘气就有一份家产啊……”富小尔悠悠道。

    繁花坐在回廊突然觉得富贵不过如此,家主若没了为人的魂魄了,雕梁画栋,处处金装玉饰还不是一场虚无。

    十个几个小厮在屋子粗暴的捡抄,好一会儿也没抄出什么,这宅子里竟是一座空壳宅子,值钱的东西早就被搜刮走了。

    大太太在回廊上踱步,这么些年有什么证据也早该被销毁了。风风火火前来,扑了空,可太沮丧了。

    “去把水中月带来!”大太太喝令。

    再见水中月瞧着并没有和初见那晚有什么不同。

    “见过繁花姑娘!”水中月在庭院中款款行礼。

    “别来无恙啊!”繁花坐在回廊并不起身。

    “小人一贯如此”水中月淡淡道。

    “哼……”繁花心里暗叹此人真是一个奇人。

    “这宅子你可熟悉?”大太太问。

    “这宅子再进来往事历历在目,胸中不免情愫起伏……”

    繁花瞧着丰满的水中月波澜不惊的模样,“那你倒是说说都有什么往事?”

    “曾经这宅子每日迎来送往也是热闹过的,家主得意非常还真以为会长长久久的兴旺下去……”

    “人啊,最重要的还是要心眼正,不然啊你瞧瞧,好好的一份家业何至于至此啊!”大太太招呼水中月,“你快些进来。”

    水中月走到富长兴跟前行礼,“少爷,水中月来看您了!”

    富长兴浑浊的眼里毫无变化。

    “这毒药厉害啊!能把人毁到这种地步!”繁花感叹,转向富小尔,“大太太可要把这种药找出来禁掉啊,这也太可怕了!”

    “之前郎中都说,长兴这是被伤到脑子了,一旦损伤便不可再逆转!”

    “死也死不了,活着只能喘气,可是极致歹毒了”繁花的声音在打颤。

    “害人终害己啊……”富小尔深叹。

    “那个毒药什么样?”繁花问水中月。

    “恩父活着的时候,他三不五时的就来献殷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恩父就逐渐糊涂了,原本我没在意,直到有一天恩父拉住我的手说,趁他神智还有几分清醒,想看我有归宿,但是总觉得长兴那小子不是良配!”

    水中月脸上终于有了一些波澜,胸脯起伏的厉害,“我这才留心富长兴,他平日里狐朋狗友甚多,满世界给他搜罗稀奇古怪的玩意!”

    “喜事正在筹备的时候,恩父死了,长兴那畜生一点也不为恩父伤心,倒是恨恩父死的太早了,我这才明了这畜生一定有问题,我说要给恩父带孝,三年后再履行婚约,可是这畜生等不了啊!非要我立刻过门,后来老太太说既然已经许了婚约,那我就是富长兴的人了,三年后再办婚礼不迟,然后我就搬进了这宅子里!”

    这宅子里的正太太是富家嫡女,嫌弃我没有正式过门,连丫鬟也不配给,原本体己的丫鬟也被她遣散了。饭食也和下等仆人无异,那时我狠不得直接随恩父去了,有一日富长兴派来的小厮送来饭,我瞧那饭哪是姨太太吃的,一生气便把饭倒给院里的黄狗,谁知那黄狗吃了饭便一睡不醒。我这才明白那饭中定是有毒!从那以后我便再不敢吃人送来的饭,送来就喂给黄狗,私下里花大价钱贿赂婆子给我买一些糕点。没过几日那黄狗就死了!”

    水中月指这着富长兴,“这畜生狼子野心,恩父已经死了,你再等三年即可名正言顺的继承恩父宅院!,于我给口饭吃便罢,却要我速死!”

    “这畜生见我几日过去还活着就急了,一天亲自带人送了一桌子菜来,我悲愤难耐就揭穿了他!”水中月捂住胸口喘不上气,瘫在地上。

    繁花和富小尔听的连眼睛都不眨。

    “谁知他竟丝毫没有羞愧,承认恩父就是他害死的,还要害死我!”

    “我说,你不用麻烦,直接把毒药拿出来,我必定吞下去不绝不犹豫!”

    “哈哈哈哈哈哈……”水中月捶地大笑,“这蠢畜生真从怀里掏出一包药,得意洋洋的介绍用药的计量如何杀人于无形!”

    “我怕了……跪在地上捧他的脚磕头,说恩父还留有一笔秘密遗产,留我一条命,他能就获得遗产。这畜生果然信了,哈哈哈哈哈,他果然信了!”

    水中月笑声尖厉,余音凄婉,“为了那笔不存在的遗产他让我过了一段好日子,晚上还来我房里好好伺候我,哈哈哈哈!我便跟他胡说,恩父的在屋子挖了一个地窖埋了大量的宝贝,可惜啊,恩父临死前已经糊涂了,没有问出来那个地窖在哪,哈哈哈哈哈,那畜生听了捶胸顿足,拿出那包药跟我大骂,当初不该听那些狐朋狗友的馊主意,让恩父神智不清的死去!”

    “我好好安抚他,慢慢的派人在院子里搜,总能找到那个地窖的。他晚上睡着了,我偷偷藏起了那包药,有天晚上……”水中月坐地上,娇媚的撩了撩额发,“我俩交合正欢,我把之前下了药的重口味春酒拿出来助兴,灌他喝下去,他如同发了情的猛兽,好一通卖力。”

    “哈哈哈哈哈哈哈……”水中月捶地大笑,繁花生生打了好几个寒颤。

    “这畜生昏睡了一天一夜醒过来就成了这般神智不清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那时他夫人还以为他房事太累了,给做大补汤药补了好多日,哈哈哈哈哈……”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