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类型 > 天下第一千金大小姐 > 第180章 富贵自逍遥(作者:钱DD)
天下第一千金大小姐

《天下第一千金大小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80章 富贵自逍遥

    富永年在街上闲逛,小巷子里吃了一碗他平日里最爱的素面。身上踹着几张金券,平日里没有的念头,此时都嗖嗖的冒了出来。

    千金客栈澡堂子里泡澡,点一精壮按摩师按身上一通捶压,换上绣花的丝绸内衣坐在竹编的椅子上,头发被小伙计梳的一丝不乱连眉毛都有一节指头大小的竹梳子打理出形状,小剪子伸到鼻孔里剪鼻毛,采耳修指甲按头骨,一整套下来,身子骨如同被拆散了再重新组装了一遍,对镜子瞧,人也比平日里俊俏了几分。

    天色完了去千金酒楼,瞧着价目表,犹豫了许久,状元不要,榜眼不要,探花最风流,就要第三贵的雅间吧。

    外中里,三间大房的套间,推开门,脚也不知道先迈哪只好,撩开床帐小心翼翼躺下去,屁股贴上床垫子了身子才放松开来,吓,这可是六十六两一晚的豪华客房啊。

    “啊……此时再有一姑娘就好了!”脑子里不免想起了季月软玉温香的身子。

    “唉……富永年富永年,徒有一个富姓,却没富命!”

    富永年闭着眼睛似要入眠,可是脑子年头不断的往外蹦,想去找季月,季月在富家大宅里啊,怎么把她偷出来。栓在身边再也不让她走了。可惜季月不会说话了,吓,这是多么可惜,不过没关系,季月写得一手好字,瞧着都舒服的好字。

    忽听外面有人敲门,是店小二的声音,“贵客官!”

    “进来!”

    嚯,店小二端着一盘子精致的小菜来了。

    富永年心下疑惑,他没有点菜啊,但是也不敢问,招呼店小二放下。

    “贵客官,这是桂花酒,喝了好入睡,门口有一个铃铛,您有什么需要拉一下就行,您休息我退下了。”

    “好好好!”富永年坐下,小菜小酒,千金客栈真是不错啊,瞥眼看门旁边吊着的铃铛,当真需要什么拉一下就行了么,下意识得就拽了一下,铃铛一响,跟咬了手一般赶紧松开了,没想到,片刻功夫就有人来了。

    “贵客官您吩咐!”

    “我……我……我……那个,我找人!”

    “只要是富家庄上的人都能去帮您寻。”

    “富家的也行?”

    “您留下姓名,说清楚事宜,富家人也是可以找的!”

    “哦……我叫……”富永年微微蹙眉想想好歹有几张金券傍身,心一横,腰杆也直了,“我叫富永年,找富府里的孟季月!”

    “原来是富少爷啊!”这小二的腰瞬间又弯了一些“您稍等!”

    富永年唰唰在单子上签上了富永年三个字,“楚家军的楚环大小姐知道么,她走之后指定她住过的院子给一位叫孟季月的姑娘住,我就找她!”

    店小二楞楞的把单子接走了,富永年关上门在屋子忍不住蹦起来,这豪华套间果然可以啊,想干什么都可以。

    没一会儿又有人敲门,掌事模样。

    掌柜上下打量富永年。

    “你什么事?”永年先说话。

    “第一次见贵客,贵客何事找富家内宅的姑娘!”掌事拱手。

    “哦……”富永年有些后悔了,他未免肆意过头了。

    “哈哈哈哈,我闹着玩呢,并没有人向找!”

    “贵客官是它姓?”

    “正是,正是,第一次住店,没见过世面,瞎胡闹呢!”富永年哈哈哈笑着,一手又拽了几下铃铛。

    “那客官请休息”

    “好的,好的!”

    掌事走了,富永年深喘一口气,真是忘乎所以了。

    回到桌前吃小菜,这屋子真好啊,不过就是太贵了,一晚上六十六两,一月是一千多两,富永年突然觉得季月给那些黄金券也并不怎么多。

    几杯桂花酒下肚,又不免惆怅起来,看屋内陈设,件件都是讲究的,季月在富府住的也是这种屋子吧。

    推窗望月隐藏乌云中,富家庄的繁华尽收眼底,富家宅院遥遥在望。

    “季月住哪一院,她此时是不是也赏月……”富永年轻叹。

    做到桌前提笔写下,“楼宇层林间,佳人立何处,窗外一轮月,羞涩不露头,心中满愁思,如月裹云中。”

    写完了,富永年把纸折成纸鸟模样,从窗外甩出去,纸鸟乘风盘旋了几圈飞向远处,永年不由的笑起来。

    “外来的穷小子,何德何能受你青睐私付终身,此一生别的没有,这条命你想要便拿去……”

    ……

    此时的季月也当真站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的薄薄的云渐渐掩住一轮缺月。

    当初第一次被红霞带进这院子时,她怎么也想不到就此圈进了一层套一层再也无法摆脱的困局中。

    “这条薄薄的命还能再经受几番折腾,经她手又写下了一篇要掀起腥风血雨的文章。”

    季月苦笑,“果然女子无才便是德,要才学做甚,徒引灾祸罢了!”

    “永年我多想此时你带我走,甩开这府里的纷纷扰扰,万丈繁华不会有一丝留恋!”

    低下头,晚上清冷引得季月打了一个寒颤,裹裹衣服进屋子。

    “夜下庭院寒意深,独赏缺月乱心神,心上情郎无处寻,此恨绵绵无断痕。”

    ……

    富永年坐在窗边一手拿酒杯,手里拿着好几个纸鸟。

    “独酌金山外阁楼,窗外灯火如豆,佳人不在侧,何处诉离愁。空有凌云志,无处显身手,若得昆仑刀,砍山!”

    富永年丢出最后一只纸鸟,长叹一声,“富贵宁有种乎……”忽天上一声惊雷,伸出手去,扑簌簌的雨滴子落下来。

    “哈哈哈哈,我不过随便问问,苍天何必动怒!”富永年去拉铃铛。

    “再来一壶酒!”

    “好嘞!”

    富永年把三间屋子的窗户都打开,风鼓鼓穿堂而过。

    雨噼里啪啦渐渐大起来。富永年拿着酒对着嘴倒,“今朝有酒今朝醉,千金散尽还复来,哈哈哈哈哈!”

    “这雨好大啊,雨落金山,富家庄的富贵又得多几分!富贵无尽,何时能分我这个假富少爷一杯羹!哈哈哈哈哈……”

    季月站在回廊上,冷风吹的额发翻飞,夜雨最安眠的啊!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