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欲送尸体(求订阅)(作者:再入江湖)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百三十八章 欲送尸体(求订阅)

    落神城。

    一场秋雨瓢泼而下,哗啦啦作响,笼罩住整个城池,带来一场寒风萧瑟。

    寒风与秋雨之中,似乎有恶臭弥漫,随风漂泊,随雨流淌。

    整个古城都被一股异味取代,像是牲口粪便,令人作呕。

    一时间,汇聚而来的各方势力全都心中凛然,屏住呼吸,龟缩在各个客栈之内,脸色警惕,连面也不敢再露一个。

    恶臭冲天,浊黄之物随水流淌…

    他们几乎瞬间便能断定发生了什么?

    这种可怕诅咒除了那个势力,几乎没人会用,腹泻伴随暴雨,甚至还有电闪雷鸣…

    各方势力的心中皆是既惊且震,浮现丝丝骇然与期待。

    这天庭果然可怕。

    哪里有大乱哪里就有他们!

    他们来这里,难道也是想刺杀六王?

    各方势力在几天前得到枯林不死人的批语后,基本上都知晓了六王将死的事情,因为几天来,几乎都派出了强者汇聚到这洛神城中。

    一部分人虽然是看热闹而来的,但也有一部分人心怀不轨,企图趁乱刺杀六王,夺其首级,昭告天下。

    不过,几天来六王府邸固若金汤,如同幽冥魔殿,各方势力的高手几乎是进去多少死多少。

    连地级大圆满的人在进去后,都在短时间变成了一具尸体,挂在了六王府邸的大门之上,这才令各方宵小止步,不敢继续乱来。

    不过,众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天庭居然来了。

    这暴雨从昨天下午开始突然出现…

    与此同时,六王府邸内更是有恶臭冲天,多处建筑物被雷劈塌,浊黄之物沿着雨水流淌而出,顺着街道漂泊很远。

    六王有没有中招,无人知道。

    但根据消息,六王府邸内,多数幕僚却全部中招。

    月级大圆满到日级中期、甚至后期的强者,全部处在腹泻之中…

    这就等同于一个诅咒,将所有中下层的高手全部一网打尽。

    这就太可怕了…

    各方势力都不敢再露面,躲得很深。

    因为谁也无法断定,这个时候天庭会不会给他们也来一下。

    万一他们也腹泻了,那当真是生不如死,尤其是在暴雨中腹泻…

    城内大雨瓢泼,哗啦啦响个不停,一阵阵恶臭气息笼罩住了整个高空。

    房间内。

    齐云眼神闪动,目光透过窗户,向外看去。

    盖天候记忆中所有地级以下高手的名字全都被他写在了腹泻之术和肥胖之书上。

    至于地级高手,他写的很少。

    只写了几个地级初期的人,中期乃至后期,一个也没写。

    因为写了也是白写,这种人神之力雄厚,很难受到影响。

    刚刚写下的名字起码有数百。

    也就是说,现在六王的住所中,只剩下了高层还能活动,剩下的人全都已经丧失战力。

    他露出惋惜。

    可惜腹泻之书、肥胖之书跟不上他的成长速度。

    地级中期高手就几乎已经可以免疫这种诅咒了。

    齐云收回目光,转头看向了身后的一人,开口道“事情怎么样了?”

    “回主公,你要准备的东西已经全部准备,就在隔壁!”

    那人拱手说道。

    他是群魔中的玩偶师,能力诡异,可以操控外物。

    “好,去看看!”

    齐云点头,走出了房间。

    一群人跟着齐云,来到隔壁房间。

    只见房间内放置了一口巨大木棺,木棺四角,各有一个木偶人静静站立,与常人一般高大,一动不动。

    在齐云走来的时候,那四个木偶人像是突然出现意识,躬身道“见过主公!”

    四人的声音与常人无异,似乎是活人一样。

    齐云看了一眼,暗暗点头,随后轻轻推开棺椁。

    只见棺椁之内的空间极大,躺下一个人绰绰有余。

    他嘴角露出耐人寻味的弧度,道“没人发现吧?”

    “回主公,棺椁是我亲手所制,外界无人知晓!”

    一位养凶师抱拳笑道。

    “很好!”

    齐云大为满意,道“那封信送过去了吗?”

    “主公放心,昨天晚上,那封信已经被我送到!”

    又一人笑道。

    他是偷盗师,神出鬼没,速度极快,尽管实力没有恢复巅峰,也有地级中期境界。

    昨晚夜深之时,齐云让他给六王送了一封信。

    信中内容,除了齐云,无人知晓。

    这些魔头对于齐云的这些怪异举动也都是感到暗暗纳闷。

    齐云连连点头,道“几位,刺杀六王就在今晚,刺杀的事情,你们不要多问,好好呆着即可!”

    一群魔头面面相觑。

    让他们呆着?

    “主公难道已有计策?”

    神算师无一问道。

    齐云笑道“有这口棺材在,六王必死无疑,你们的任务就是监控这座城,若是有其他神秘力量敢于暗中活动援助六王,将他们拦下即可!”

    众人皱眉,抱拳道“是,主公!”

    “嗯,都出去吧!”

    齐云说道。

    众人纷纷退下,将房门带上。

    齐云看了一眼四个木偶,觉得也不放心,手掌一挥,四个木偶被他收进了圣土空间。

    房间内,很快只剩下齐云与武曲星君二人。

    齐云微微笑道“道友,劳烦一趟了。”

    武曲星君发出呵呵的笑声,道“不麻烦,不麻烦!”

    他将面具和黑袍撤下,换上一身残破战衣,走向棺椁,静静躺了下去,双目紧闭,如同死人,一动不动。

    齐云心中满意,在伐神者老祖躺下之后,他又取出飞剑、大罗天网和血魔塔,轻轻的放在了伐神者老祖的胸口。

    不过这件法宝都被他缩小了无数倍,只有拇指一样大小,像是三件微不足道的玩物,三件东西任谁都不会想到,会突然绽放杀机。

    做完之后,齐云将棺盖再次推上,四角都以钉子牢牢钉实。

    随后,手掌一挥,四个木偶人再次出现。

    这四个木偶人就如同真人一样,出现之后,脸上还浮现出少许茫然之色,似乎不解齐云刚刚把它们弄到了哪里一样。

    齐云扫了它们一眼,冷淡的道“天黑之后,这口棺材送往六王府邸,一定要交给六王亲启,明白吗?”

    “是,主公!”

    四个木偶人躬身道。

    齐云轻轻点头,离开这里,向着自己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之后,他便取出通讯古玉,联系那两位毁灭宫的天级强者。

    这两人的名字,自己昨天晚上便已知晓,一个名为银魂尊者,一个名为剑无魂!

    全都是天级初期境界。

    刷!

    齐云很快传递了一股消息过去。

    【今晚夜深,但见血光冲起,杀入六王府!】

    短短一句话,瞬间传递过去。

    齐云露出笑容,将通讯古玉塞入怀中,进了圣土空间。

    算算时间,有段时日没进过水晶塔了,不知水晶塔内有没有惊喜。

    …

    离此十余里处的另一处客栈。

    偏僻房间内。

    两道人影静静盘坐。

    一个是名老者,颧骨高凸,异常消瘦,如同皮包骨头,穿着一身黑色长袍,另一人是个中年男子,三缕长须,一身青袍,膝间横放一口长剑。

    嗤!

    忽然,两人的怀中传来异响,通讯古玉开始发光。

    二人忽然张开眼睛,眉头一皱,将通讯古玉取出,放在耳边轻轻倾听起来。

    “嗯?”

    二人眼睛一闪,露出异色。

    “今晚动手?”

    “什么意思,血光冲起,杀入六王府?”

    他们脸色变幻,对视一眼。

    难道天庭也不需要谋划什么,还是说已经提前谋划好?

    短短一句话,也不加以解释,实在让人不安。

    毕竟他们是头一次合作,二人很是担心,会不会被天庭给卖掉?

    “要不要和宗主说一声?”

    那位颧骨高凸的老者银魂尊者眼神闪动,开口道。

    “最好联系一下!”

    身边的剑无魂开口道。

    “好!”

    银魂尊者立刻点头。

    …

    大雨瓢泼,恶臭冲天。

    古城深处,一处不起眼的府邸之内,不断飘出浊黄之物,随水流淌,让周围附近的居民纷纷作呕。

    不少人暗中怒骂起来,各种肮脏字眼不断诅咒。

    府邸深处。

    房间内。

    一道苍老人影目光静静地在手中的一张白色信封扫去。

    信封没有落款人。

    上面只有四个字【六王钧启】!

    里面的信纸字数也不多,只有短短几行。

    【六王殿下在上】

    【山野鄙人再三叩首】

    【鄙人无意间得一古尸,经多方高人断定,为秦国皇都突然失踪之伐神者老祖之尸,鄙人心中惶恐,颤颤兢兢,不敢独贪,听闻六王在此隐居,故而秘密转来,欲送六王,望六王殿下恩准】

    短短几句话,连书信的基本格式都没全。

    这封信是昨天时分被人在大堂门前发现的。

    此刻,苍老人影的眼神紧紧落在了【伐神者老祖】这几个字上,露出丝丝异芒。

    前段时间,秦国国都之事,他自然知晓。

    也知道伐神者老祖被生生耗死一事,但那位伐神者老祖死后,尸体去了哪里,却无一人知晓。

    只知道那尸体被天庭盗走了!

    想不到现在居然有人得到了这具尸体!

    这怎么可能?

    “罗先生,这件事你怎么看?”

    六王苍老问道。

    在他身后,一个中年书生,羽扇纶巾,目光幽深,开口道“上位,恕老朽直言,只怕有诈,或许是有人想借送尸之事,谋逆上位,不可不防,以老朽之见,不管这封信是何人所留,一律不见!”

    六王眼神眯起,脑海中陷入思索,道“这件事非同小可,若真是那人的尸体,必须得到,况且一具棺材,瞒不住你们!”

    “阿弥托佛!”

    一个身披黑色袈裟,脸孔瘦削的老僧,单掌竖起,慈悲道“殿下放心,若棺内真有异动,瞒不过老衲!”

    六王轻轻点头,道“门外之事怎么样了?”

    那老僧开口道“老衲已经试过,所中的诅咒极为诡异,纵然以我之力可以压制,但却无法化解,只是让其症状稍缓!”

    六王眼神深邃,开口道“这诅咒和其他诅咒不同,确定是天庭种下的吗?”

    “回上位,可以确定!”

    那中年书生说道。

    六王冷哼起来,道;“倒是小觑他们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